理論與實務主頁 > 理論與實務 > 實務研究 >

保險合同解除權與撤銷權如何適用

2019-09-01 00:57 來源:

    在壽險公司的經營活動中,時常會遇到個別客戶帶病投保,故意不履行如實告知義務,保險公司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承保后,被保險人又利用《合同法》撤銷權的規定,企圖索取保險給付。在這種情況下,保險公司是否可依據《合同法》請求撤銷保險合同,司法實踐中存在不同的觀點。本文試圖通過案例對保險合同解除權與撤銷權的適用情形進行簡要分析。
 
    一、關于保險合同解除權適用的案例分析
 
    案情簡介:陳某之父陳某康,因右肺腺癌于2010年8月10日入院治療,至2010年8月24日病情平穩后出院。2010年8月25日,陳某為陳某康在保險公司投保了8萬元的身故險和附加重大疾病險。陳某和陳某康均在“詢問事項”欄就病史、住院檢查和治療經歷等項目勾選為“否”。兩人均簽字確認其在投保書中的健康、財務及其他告知內容的真實性,并確認被告及其代理人已提供保險條款,對免除保險人責任條款、合同解除條款進行了明確說明。雙方確認合同自2010年9月2日起生效。合同7.1條及7.2條就保險人的明確說明義務、投保人的如實告知義務以及保險人的合同解除權進行了約定。
 
    2010年9月6日至2012年6月6日,陳某康因右肺腺癌先后9次入院治療。2012年9月11日,陳某康以2012年3月28日的住院病歷為據向保險公司申請賠付重大疾病保險金。保險公司經調查發現,陳某康于2010年3月10日入院治療,被確診為“肝炎、肝硬化、原發性肝癌不除外”,因此保險公司于2012年9月17日以陳某康投保前存在影響該公司承保決定的健康情況,而在投保時未書面告知為由,向原告陳某送達解除保險合同并拒賠的通知。
 
    陳某康、陳某于2012年10月24日訴請判令被告繼續履行保險合同并給付重大疾病保險金3萬元,后在二審中申請撤訴,二審法院于2012年12月18日裁定撤訴。2014年3月11日至3月14日,陳某康再次因右肺腺癌入院治療,其出院診斷為:右肺腺癌伴全身多次轉移(Ⅳ期,含骨轉移)。2014年3月24日,陳某康因病死亡。原告陳某遂訴至法院,請求被告給付陳某康的身故保險金8萬元。
 
    法院判決:一審法院認為:投保人陳某在陳某康因右肺腺癌住院治療好轉后,于出院次日即向被告投保,在投保時故意隱瞞被保險人陳某康患有右肺腺癌的情況,違反了如實告知義務,依據《保險法》第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保險人依法享有合同解除權。因上述解除事由在保險合同訂立時已發生,且陳某康在2010年9月6日至2012年6月6日期間,即合同成立后二年內因右肺腺癌先后9次入院治療,卻在合同成立二年后才以2012年3月28日的住院病歷為據向被告申請賠付重大疾病保險金,又在陳某康因右肺腺癌死亡之后要求被告賠付身故保險金8萬元,其主觀惡意明顯,該情形不屬于《保險法》第十六條第三款的適用范圍,原告不得援引該條款提出抗辯。被告自原告方向其申請理賠的2012年9月11日起始知道該解除事由,即于2012年9月17日向原告送達書面通知解除合同并拒付。原告未在三個月異議期內提出異議。根據《合同法》第九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雙方合同已于2012年9月17日解除。原告以2014年3月24日陳某康因病死亡為由訴請被告支付保險金8萬元沒有法律依據,判決駁回原告陳某的訴請。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件分析:根據《保險法》第十六條第三款規定“自合同成立之日起超過二年保險人不得解除合同”,保險人不得解除合同的前提是自合同成立之日起二年后新發生保險事故。而本案中,保險合同成立時保險事故已發生,不屬于前述條款適用的情形,保險人仍享有解除權。另外,被告已于2012年9月17日發出解除通知,而原告在三個月內未提出異議,雙方合同已于2012年9月17日解除。
 
    二、關于保險合同撤銷權適用的案例分析
 
    案情簡介:2015年4月27日,王女士與某人壽保險公司簽訂了一份定期防癌疾病保險合同,王女士對保險公司詢問的是否患有“健康告知”一欄所列疾病時均選擇了否定回答,保險公司通過回訪完成確認,保險合同期間自2015年4月28日0時起至2042年4月27日24時止。2016年10月18日,王女士被確診為盆腔顆粒細胞瘤復發,2016年11月23日至2017年1月,王女士共進行了左卵巢顆粒細胞瘤術后第五次和盆腔顆粒細胞瘤第四次輔助化療。經查,王女士2012年因“乳房纖維瘤”手術,2013年4月15日,王女士因卵巢囊腫接受住院治療,并于同月18日被確診為左側卵巢顆粒細胞瘤,即王女士存在未如實告知的情況。2017年5月,王女士申請理賠,保險公司以“故意未如實告知”為由,將《拒絕理賠決定通知書》送達王女士,并決定解除保險合同并不退還保險費,故王女士訴至法院。
 
    法院判決:一審判決撤銷保險公司與王女士簽訂的保險合同,駁回王女士的全部訴訟請求。王女士不服上訴,二審確認保險公司享有撤銷與王女士之間簽訂的保險合同的權利。對于王女士提出其與保險公司簽訂的保險合同已屆滿兩年,屬不可解除的保險合同的主張,法院認為因保險公司主張的是撤銷權,而非合同解除權,不適用解除權方面的法律規定。
 
    案件分析:《保險法》第十六條規定:投保人故意或者因重大過失未履行前款規定的如實告知義務,足以影響保險人決定是否同意承;蛘咛岣弑kU費率的,保險人有權解除合同。
 
    前款規定的合同解除權,自保險人知道有解除事由之日起,超過三十日不行使而消滅。自合同成立之日起超過二年的,保險人不得解除合同;發生保險事故的,保險人應當承擔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責任。
 
    本案中保險合同成立超過兩年,保險人已喪失對保險合同的法定解除權,但在訂立保險合同時,王女士故意不履行如實告知義務,惡意隱瞞患病事實,已構成欺詐,故基于《合同法》第五十四條 “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受損害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 規定,依法撤銷王女士與保險公司之間的保險合同。
 
    三、關于保險合同解除權和撤銷權的分析
 
    《保險法》第十六條賦予了保險人解除保險合同的權利,即當投保人故意或重大過失未履行告知義務時,保險人自知道解除事由之日起三十日或自合同成立之日起二年內可解除保險合同,但超過該期間或者不符合該條規定的情形時,保險人能否基于《合同法》第五十四條規定撤銷保險合同,應視具體情況而定:
 
    違反《保險法》第十六條規定的保險人有權解除合同。
 
    保險人知道有解除事由之日起,超過三十日不行使而消滅。自合同成立之日起超過二年的,保險人不得解除合同;發生保險事故的,保險人應當承擔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責任。
 
    在現行《保險法》的背景下,此款為不可抗辯條款,保險合同成立兩年后,不管投保人欺詐、故意還是因重大過失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保險人均不得解除保險合同,發生保險事故的承擔賠償或給付保險金責任。為避免《保險法》規定的不可抗辯條款形同虛設,此種情形一般不能再基于《合同法》的規定請求撤銷合同。但王女士人身保險合同糾紛案件中支持了保險人在保險合同成立兩年后因投保人故意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要求撤銷保險合同的訴求,有很大的借鑒意義。但是需要明確以下幾點:
 
    (一)在司法實踐中,認定構成欺詐的關鍵是投保人實施了欺詐性的不如實告知行為,這是保險人行使撤銷權的前提;欺詐性不如實告知的目的是通過有意識地隱瞞患病事實來影響保險人的承保決定;投保人在投保時知道或應當知道,如果保險人獲悉其患病事實,就會拒絕投保要約。
 
    (二)訂立保險合同時,保險人就保險標的或者被保險人的有關情況進行了詢問,投保人故意或者因重大過失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的,保險人可依法解除保險合同,但必須在知道解除事由之日起三十日內解除。根據《保險法》的規定,30天為除斥期間,一般不發生期間中斷、中止或延長,若保險人在該期間怠于行使解除權,也不能再基于《合同法》的規定請求撤銷合同;
 
    (三)訂立保險合同時,就投保人未詢問的相關事項,投保人無告知義務,即使發生足以影響保險人是否決定同意承;蛘咛岣弑kU費率情形的,保險人不得解除保險合同,也不能再基于《合同法》的規定請求撤銷合同,以便最大程度上保護保險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四)訂立保險合同時,保險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投保人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仍收取保費的,應視為保險人主動放棄保險合同解除權,也不能再基于《合同法》的規定請求撤銷合同。
 
    本著最大誠信原則和公平原則,吁請立法機關在修訂《保險法》時應區別對待,如投保人欺詐或者故意不履行如實告知義務的,保險人可根據《合同法》撤銷權的規定進行自我救濟;若投保人因重大過失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的,可適用該不可抗辯條款,防止不可抗辯條款的無限制不當適用。
 
 
 
 
 
 
 
 
 
 
 
 

津公網安備 12010302000966號

广东20选8开奖记